牧者家書

神話語的豐富

莫鉅章傳道

今天的經課,以大自然的豐富,襯托出神話語的生命力:神降雨雪滋潤大地,令穀物豐收、果樹結果纍纍,神的子民歡歡喜喜、平平安安地生活!神的話也是這樣例不虛發,必達成上主預設的目標(賽 55:10-13)。神降雨令土地軟和,羊群有上好的草作食物,佈滿山間像件外衣,神豐富的恩典,像冠冕戴在百姓頭上(詩 65:9-13)。

默想這些充滿歡樂的經文,勾起很強的違和感!因為大自然跟人類的關係,已不像經文所描述的和諧了:大量的雨水,令長江中上游的汛情,提早在六月來到,預計七月初至月中有三次特大降雨,嚴重衝擊三峽大壩,數以億計的人受災,遍地哀聲,也令新冠肺炎疫情更難以控制。

今日人類跟大自然的關係,更像古代的主僕----主人可以任意對待奴僕,人類也是恣意對待大自然!單從遣詞用字也看得出來,例如「水資源」,反映人把水當作可隨意調配的資源,已是相當普及的觀念;跟十二世紀的聖方濟比較,就更顯得變化之大了:方濟稱呼水、風、太陽、月亮等為兄弟姊妹,與人類一樣同為上帝的創造、同在上主的護佑下生存,那份尊重,在今日已不多見。

已故紐曼主教曾把大自然比喻為帕子(林後 3:13-18),當我們看見大自然的美,就仿彿看穿了帕子,窺見後面那看不見、屬於上帝、非受造的美;人能這樣看,當然是有聖靈的幫助(羅 8:1-11),而聖靈在聽道而明白、結出果子的信徒的心裡,是不停作工的(太 13:1-9, 18-23)。

聽道、接受、明白、行道、結出果子,是個豐富、充滿神恩典的歷程,像農夫由撒種到收割,帶著盼望去辛勞,希望大家天天都去經歷和享受;反過來說,像已故倪柝聲先生指出的,長期聽道而不明白,反映聽道的人靈性出現嚴重問題,是必須正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