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白白得來、白白捨去

莫鉅章傳道

耶穌差派 12 門徒出去,傳道、醫病、趕鬼,甚至叫死人復活!(太 10:5-8)並提醒他們『你們白白地得來,也要白白地捨去。』(8)

保羅寫信給物質和恩賜都豐富、卻不斷有紛爭結黨問題的哥林多教會,提醒他們「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林前 4:7)保羅知道自己的權利,就是「主也是這樣命定,叫傳福音的靠著福音養生。」(林前 9:14)但他不肯用這權利,為甚麼呢?為使眾人可以免費聽到福音、在物質上不會成為教會的負擔;所以,保羅以織帳棚為業,是那時代的「自僱宣教士」。

我們在資本主義、崇尚自由巿場經濟的香港生活,理論上,政府提供公平和自由的環境,讓巿民可以有同等機會,力爭上游,改善生活;因此,對於貧窮人,政府只會提供最起碼的福利,確保他們能繼續生存下去,因為按巿場經濟的思路,政府已經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而不能在競爭中往上游,是個人的責任、不是別人或政府的責任。

或許,我們或多或少受這思想薰陶,對身邊的貧窮人,有著事不關己的疏離感;也少有像保羅那種為他們得著福音的好處,而寧願放棄部份個人權利的決心;要實踐耶穌的教導,恐怕更難了!因為今天擁有的資產、人脈網絡、家庭、事業……,那一樣不是多年努力經營的成果?這一切,跟主耶穌說「白白的得來」,實在極難劃上等號!因此,我們多半盡力維護著,而極少白白送出去。

這是很老套、卻仍反映實況的看法:我們的生命本身,是白白得來的,是父母和上帝的恩賜!有了白白得來的「我」,才會有「我的……」。既然最根本的「我」是白白得來的,其他的人脈、資產等等,雖然是努力的成果,但仍是建立在白白得來的生命之上的。當上帝吩咐我們,為福音而白白捨棄些許物質、或時間的時候,我們有理由拒絕上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