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免於恐懼的自由

鄧美玲傳道

眨眼間又十六年,2003 年巳返港二年,有份於 7.1 遊行,主要為反對《香港基本法》第 23 條的立法,香港政府當天用了直升機點算遊行人數,數字為 67 萬 5 仟人。想不到幾天前的 6.9 遊行,有超過 100 萬人上街!可見政府強推這個「修訂逃犯條例」,帶來更大的反彈,驅使港人在無辦法中仍然用腳步、汗水行出世界公民的典範。

香港是我出生、養育我成長的地方,地方雖小,卻是個國際化城市,健全的法律制度更是整個優質社會的基礎保障,法律賦予我們公民有表達個人思想的權利與自由,若法例改變了,使這個權利受到威脅,可能變成是港人內地審了,港人難免生活在惶恐之中。

你可能會說,我從不犯法,「逃犯條例亅就與我無干!舉個例就容易明白了:有記者曾在大陸採訪涉及劉曉波、王全璋的新聞時被公安帶走,當返回香港就會覺得安全,但如果可以被引渡,也就是說這記者即使返回香港仍然未脱危險,心中仍要惶惶終日。因為港人在香港可行使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又因為香港遵行「普通法」,懷疑你犯罪,還需有確切証據証明你有罪,才可以判決有罪。但當知道隨時會因為被指違反大陸法律而被引渡回大陸受審的話,很可能我們每做一件事都要瞻前顧後,令香港人的生活產生很基本的改變,因為內地遵行「大陸法」,懷疑你犯法遞捕你,你要用確切証據証明你無罪,若最後証據不足,最後你就是有罪。這影響涉及任何一個在香港居住的人(師奶、律師、大律師、傳媒人、老師、學生、讀書多的、讀書少的...),在港營商、旅遊、過境的人。

很認同李怡先生說:我們走出來,不是因為覺得有希望,而是沒有希望也要走出來;不是相信人多就可以成功,而是不成功也要走出來。「修訂逃犯條例」嚴重影響香港社會,世界公民要再次要行出來表達!同時更重要的,作為主耶穌的門徒,和平、非暴力的理性表達是必要的態度。我們要在意與祂貼近,讓祂的智慧和性情注入我們的生命中。你願意敏銳祂的同在和讓祂帶領嗎?

6.9 陳恩明牧師帶同孫兒遊行完畢,愉快地分享說:
Rain or shine we'll be fine;
Our help not human but Divine!
願祢的旨意成就在地上,如同在天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