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極權臨近的香港

鄧美玲傳道

例如,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續工作簽證。據過往資料,馬凱作為記者及報章編輯,一直都表現出色,直到邀請港獨代表陳浩天出席演講。記者的工作是將不同人士的意見帶給社會,一些沒有說清楚的紅線,令傳媒自我審查,影響新聞及言論自由,威脅到香港的核心價值啊。

例如,最近內地公佈「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公開徵求意見,諮詢時間為期一個月;據熟悉情況的人士了解,按照內地的習慣,所謂反映的意見大概不會影響他們按時的執行。這個「管理辦法」就是要合法地控制在網上有關宗教的信息;今年二月已經實施新宗教事務條例,教會陸陸續續受到壓力和限制,現在加上這個管理辦法,就是進一步的壓縮宗教傳播的空間。

我承認沒有切切深入追求政治及社會發生的事,更加不懂作多角度多方面分析,感覺就是大勢壓境,無奈又無力。但作為生活在此時代、此地點的香港基督徒,應該思考如何自處?公民社會特別教會如何面對?

許寶強博士 ( 「流動共學」執委,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 )說,回歸人心,做好我們的本份,因為每一個人在每一個時段的作為,若引起互動影響,就締造出一種文化!他說,香港歷史中出現過若干個不比山竹弱的颶風,只有山竹過後,才出現有組織性的義工主動去清理垃圾,你若說這事實,是與 2014 年佔中運動無關,你就算把我打死,我也絕不相信!

邢福增院長 (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分享說,面對極權的步步進迫,當他聽到有頭有面學者的錯誤解說,他會站出來温柔地對話,不容許胡渾愚弄信任他的人。他希望幫助我們大眾一起探索這已不可再迴避的課題。這就是做他可以做的!

至於我,會認真祈禱和更加守著神的話语,與神親密,敏銳順從衪的帶領而行動。同時抓緊時機傳福音,讓有國内信徒親友的,得到更多到位的認同和幫助!在掌管歷史的主面前,獻上所屬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