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悼王光霞姊妹 湛乃斌牧師

我於七月十四日收到江正偉弟兄的電郵,通知我他的妻子王光霞(Mary Wang)姊妹已於七月十三日在家中安詳地安息主懷了,收到這個消息自然勾起自己很多珍貴的回憶。王光霞姊妹可以說是我早期的屬靈生命的導師,我第一次與她見面在七十年代初一次的令會,我當時在英國求學及剛信主不久,很喜歡參加令會,因為覺得這些令會對自己的信仰很有幫助。當王又得牧師安息主懷之後,王光霞姊妹便接任為基督教華僑佈道會的總幹事。

在七十年代,基督教華僑佈道會舉辦很多令會,暑期聖經學校及歐洲暑期短宣等活動,我都會積極參與這些活動,參加多了,與王光霞姊妹的接觸也多了,認識也多了,接受她的鼓勵也多了。

我能夠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其實王光霞姊妹對我的幫助很大,記得一次她寫信給我,問我能否在復活節的假期組識一支短宣隊前往北愛爾蘭,協助一位「北愛」牧師(麥農理 Ronnie McCrachen 牧師)向當地華人傳福音,那次我們一行五人首次踏足北愛,探訪當地華僑與留學生,鼓勵他們成立團契,我們成了王光霞姊妹的先鋒,因為我後來亦有機會陪同她前往北愛主領一些差傳聚會,推介基督教華僑佈道會的事工。

我完成學業之後,王姊妹邀請我參加第一屆的短期實習計劃(SIP),一方面可以學習事奉,同時可以繼續尋求神帶領前路的心意,經過這個短期宣教實習體驗,我更加確定神對我的呼召,於是申請進入「中國神學研究院」接受裝備,而王姊妹也樂意成為我的推薦人。

王姊妹在她退休的那年不幸跌了一交,從醫生的檢查發現她患上前腦萎縮症,身體便開始一路退化,後期更加要長期臥床,需要由丈夫照顧起居飲食,對於一位長期活躍事奉的人,忽然間一下子要完全停頓下來,相信並不容易,對我們那些認識王姊妹多年的人也不容易接受,但當我回想她與自己的關係,可以說得上是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她已經祝福了我及其他人的生命,她過去四十多年的忠心事奉,已經結出很多美好的果子,也成為我們效法的事奉美好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