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思想與盼望 莫鉅章傳道

最近再讀已故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1925 - 2013)的名言,
小心思想,因為它會成為語言;
小心語言,因為它會成為行為;
小心行為,因為它會成為習慣;
小心習慣,因為它會成為個性;
小心性格,因為它會成為未來;
我們怎麽想,就會成為那個樣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殉道的德國神學家、也是教會牧師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 - 1945),在加入軍事情報局作間諜期間,寫了《倫理學》,但未完成就殉道了。在希特拉向歐洲各國宣戰,並節節勝利時,他在書中談到戰後重建歐洲文明,國家和教會均責無旁貸----國家發揮阻擋邪惡的功用,教會見証、宣告世上還有神蹟!「作為歷史遺產的持有人,教會在等待審判日之中對歷史的將來仍有責任。儘管教會對一切事物的終局有看法,都不應使自己對歷史責任變得麻木。」換句話說,聖經指出世界終會過去,但在我們活著的時候,對於四周的不公義仍該盡力對抗,不要變得麻木,因為信徒有堅實的、建基在耶穌基督復活的盼望!

潘霍華視教會為激活盼望的記號。上帝在世界的末了,要更新並掌管世界,而祂的管治今日預先在教會落實!上主藉著聖靈幫助信徒活出基督復活的生命,信徒期望上主打破時空限制、臨在他的生活裡,幫助他克勝自身的、及身外的罪惡;罪惡未被徹底消除是現實,因此,在教會活出更全面的上帝管治仍是信徒的盼望。

這盼望是潘霍華的生命線,使他在監獄中持續不懈地禱告、讀經、為教會和國家的未來思考、寫作,直到殉道之時。

弟兄姊妹,對於教會,你有甚麼想法?

「我們怎麽想,就會成為那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