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有主在船中,我笑於暴風

莫鉅章傳道

今早醒來,腦中浮現初信主的時候常唱的詩歌,「有主在我船中,我能笑於暴風,笑於暴風,笑於暴風;有主在我船中,我能笑於暴風,直到安登彼岸。」相信歌詞取材自聖經故事,耶穌和門徒坐船渡海,遇上大風暴,耶穌卻在船尾,枕著枕頭睡著了!(太 8:23-27; 可 4:35-41; 路 8:22-25)。

我第一次與平安堂聘牧小組見面在 2017 年 5 月 22 日,是前往溫哥華旅行之前幾天,第二次在 6 月 13 日,6 月 28 日教會代表提出聘任,我到 7 月 15 日回覆答應。當時,我收到的資訊是教會有三位傳道、三位幹事。

去年 9 月上任時,行政幹事已換人、青少年事工幹事放長病假(弟兄現在政府任職);葉傳道在我上任第一個星期,已跟我分享離職的意向(目前,考慮到照顧年長雙親的需要,意向已變成急切需要),我一直十分支持,最近,鄧傳道因傷患必須在家休息。很明顯,同工團隊跟九個月前,有非常大的分別!

我在不同教會、機構工作 30 年了,還是第一次,上任後 8 個月才能在辦公室工作!再一次借這空間,感謝在裝修過程中,協助策劃、搬運、電腦系統重置等工作的弟兄姊妹。有事情要辦,才有機會看到大家辦事的風格,也看到大家的忍耐和面對不少限制,我們都非常需要上主的憐憫。

如果你覺得,這些就是我講的「暴風」了。那麼,我只好說「你誤會了」。

教會面對的風暴,自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以來,二千多年沒有多少改變,「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約 1:5)教會,是因作主耶穌復活的見証,按祂的真理教導去調整生活,像光照亮黑暗的世界,才遇到迫逼難處的。面對教會現況,我們要自問:教會仍在為主發光嗎?教會面對的難處,是為主作見証而招來的嗎?

若是,我們要同心求主加力,使我們在艱難中站穩;若不是,我們就要反問自己,我們在忙些甚麼呢?若不是為主而作,我們現在的服侍,是要滿足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