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來自金星的生日晚宴

湛乃斌牧師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林後5,17-18)

感謝神的恩典讓我與湛師母有機會於上星期二晚出席一個非常感人的生日晚宴。記得幾個月前收到一個姊妹的電話,要求前來探訪我們夫婦,她自我介紹是倪翰生弟兄的女兒。原來她想給父親一個意外驚喜,在父親七十歲生日那天,舉行一個生日晚宴,她便努力去尋訪那些父親口中常常提起的朋友,誠意邀請大家出席晚宴。這位姊妹我們上次見她的印象也已經模糊,她幾番努力終於找到我們,與她談及父親的陳年往事也勾起了我們很多珍貴回憶。

倪翰生弟兄別號「金星」,曾經是江湖人物,前社團大佬,曾經吸毒,在罪惡及毒海中打滾,但神的恩典臨到他,「福音真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他藉福音的大能脫離毒海江湖,改邪歸正,與幾位過來人(更新人士)成立互愛團契,在浪茄開始福音戒毒的事工,他也成為互愛團契第一位總幹事。

我第一次認識金星正是我第一次踏足平安堂的時候,當時我剛從英國回港,在中國神學研究院就讀。有一位學兄想介紹我前來平安堂實習,在一個星期六下午帶我前來參觀教會及參加青年團契的聚會,剛好那次團契週會安排了「互愛團契」前來分享,金星帶了兩位弟兄前來介紹互愛的工作及分享他們的見証,該次聚會也是我第一次聽見福音戒毒的事工。在我畢業那年,金星前來中神的早會分享福音戒毒事工,他提及互愛正計劃開始女性的戒毒事工,並在尋找鄉村地方來開展工作。完了早會我與他交談,願意介紹他前往我的家鄉大浪村租用村屋,結果順利租到林屋村的村屋。由於互愛需要女同工,我與師母結婚後,師母也成了互愛的女同工,在大浪村與劉碧珍導師一起開荒,直到我們有了孩子之後師母才停下來,改為擔任義工。

記得我與陳一華弟兄於一九八四年按牧,因為一華曾經有一段時間在互愛事奉,他也曾經在以諾(警察)團契擔任導師,所以在我們的按牧禮,竟然有黑(互愛)白(以諾)二道團契組成聯合詩班為我們獻詩,也成教會界一時的佳話及獨特的見証。

我們一家有四年(一九八七至一九九一)的時間去了英國宣教,回來的時候才知道金星已經離開互愛,並且進入內地發展福音戒毒事工,所以大家便失去聯絡,已經廿多年沒有見面了。當金星踏入宴會廳,看見一班多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一起站立鼓掌歡迎他,真的給他一個大驚喜,因為他一直以為只是自己的家人約他一起吃飯來慶祝他的生日,誰不知他的女兒竟然找到這麼多親友、前團友及同工來與他慶祝生日,一起分享神的恩典。最後當然也少不了一起唱他最喜愛的詩歌「主的愛」。是的,是主的愛讓我們有機會認識,是主的愛讓我們再有機會見面,是主的愛讓金星有機會信主,事奉主及與人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