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悼謝達明牧師

湛乃斌牧師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

星期三晚深夜收到謝師母的通知,謝達明牧師已經在黃大仙醫院安息主懷了。收到這個消息,心中想到院牧界失去了一位好同工,自己也失去了一位好朋友,但心中仍是充滿感恩,因為我知道那美好的仗他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他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他已經守住了。他在天家接受主為他預備的榮耀冠冕。

謝牧師年青信主時便很熱心傳福音,跟著奉獻自己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除了早期有一段牧會的時間,他大部份時間都是委身於院牧事工。我認識他也是透過院牧事工,因為他有兩段的時間在本區的廣華醫院擔任院牧。他也盡量抽空出席本區(油尖區牧會網絡)的教牧同工祈禱聚會,記得一次我們特別安排在廣華醫院舉行聚會,請他為我們油尖區的同工們進行一次探訪關懷病友的培訓,我們也獲益良多。

可能是由於大家性情接近(我們都是屬於溫和一族及著重情義的人)雖然大家各有各忙,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每次見面都談得很投契。謝牧師也視我為他的朋友,幾年前他按牧時也邀請我加入按牧團,參與他的按牧典禮;他撰寫的書也邀請我為他寫一篇序文。當我邀請他參加我們鄉村福音使命團舉辦的新春祈福會,他與謝師母也非常樂意參加。當我獲頒「生命事奉獎」時,他們也主動報名出席前來祝賀支持。

謝牧師的院牧及培訓事奉,貢獻與影響力並不局限於香港,近年他被神感動進入國內服侍,在湖南及河南的腫瘤科醫院參與心靈安慰師的培訓事工,他大半生都投身於醫院的院牧事工,自然累積了很多寶貴的經驗,但當自己本身也罹患重病(癌症)時,他便進入一個更深更高的境界,他完全明白病友的感受和痛苦,他成為一個負傷的醫治者(the wounded healer)。記得去年我在廣華醫院探病,在走廊遇見他,我們很自然便交談起來,問候對方的情況(因為我本身也是一個重病康復者)彼此勉勵一番。

自從他的癌病復發之後,便自知在世上等著的日子無多,他便專注於整理自己的文章和講章,集結成書,並得到影音使團幫他拍攝,讓他的信息可以上網,可以讓更多人收看,可以遺愛人間。雖然身體越來越弱,但他非常珍惜與各方友好見面的機會。記得十月份,油尖區與深水埗區舉行一個聯區的教牧及機構同工祈禱會(在榕樹頭之光教會舉行),謝牧師夫婦亦有出席。兩個多小時的聚會,差不多用了一半時間用作唱詩敬拜,我發現全場只得他與我坐在座位上(因為我們兩個身體都不適宜太長時間站立)。而十一月十三日(上主日)晚則在基督教領主堂舉行了一個感恩惜別會,是一個別開生面的聚會,也是一個充滿愛及感恩的聚會,讓大家在地上可以聽到謝牧師最後的分享,及多位家人與友好的感恩分享。我們聽了之後也深受感動和得著激勵。最後要提的是謝牧師夫婦非常恩愛,多年來亦一起事奉,所以也請大家在禱告中記念謝師母及他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