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另類的植堂

湛乃斌牧師

「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馬太福音16:18)

記得公元二千年之前曾經有一個公元二千(AD2000)運動,在全球推動佈道及植堂的事工來迎接公元二千年。當公元二千年來了的時候,這個佈道及植堂運動也就告一段落。我不知道世界各地的植堂情況,根據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所做的幾次教會普查研究,香港教會的堂會數目近年並沒有明顯的大量增長,過去的十幾廿年,我個人也甚少聽到有關植堂的推動或研討。

香港教會不再重視植堂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經濟的問題。香港近年的樓價和租金昂貴,要植一間新堂,對很多堂會來說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面對香港的特殊情況,我們植堂的觀念可能也需要來一個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我們植堂的重點不應該放在地方(堂址),反而應該放在人(群體)方面,這方面我們可以參考海外華人教會發展的模式。我最近有機會前往英國參加我們母會曼徹斯特華人基督教會的金禧堂慶的慶祝活動,記得曼城教會最先成立時只得一個會眾(Congretation),由英語堂,跟著有粵語堂,然後有國語堂,今天一間教會裡面已經有七個會眾了,會眾人數也由起初幾拾人增長至六百多人。

記得十多年前,本堂慶祝四十週年堂慶,由於地方不敷應用,所以在那年擴堂,成功買了仁賢大廈一樓全層,多了地方之後,我們從探索怎樣發展事工,跟著便開始舉辦星期六的晚堂崇拜。增設多一堂崇拜有兩大目標,一個目標是希望多些機會傳福音,讓人有更多機會來敬拜主,另外一個目標是在星期六發展青少年事工,由去年開始我們把週六的晚堂崇拜改為於下午三時進行,這個改動主要是配合青少年事工的發展,星期六的崇拜也變身成為青少年崇拜,而青少年的會眾也成為本堂的第二個會眾。

自從週六崇拜變為週六午崇拜後,我也不斷在思想我們怎樣可以善用星期六晚騰空出來的時間呢?跟著我便提出在星期六晚舉辦啟發課程來向慕道的朋友傳福音,過去幾年藉著與天倫家庭綜合服務中心舉辦「親子空間」活動,我們已經接觸了一班街坊,而他們也成為我們啟發課程服侍的對象(當然也有我們會友的親友)。感謝主,已經有好幾位街坊先後信主,今期啟發課程完了之後,我們跟著會有成長八課的栽培課程,我們希望到年底能夠開始嘗試於星期六晚再次舉行崇拜聚會,而參加星期六晚聚會的群體就會成為本堂的第三個會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