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悼陳天來弟兄

湛乃斌牧師

「我要向高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篇121:1-2)

三月三十一日我與湛師母入了大浪村種植,在村中收到陳天來弟兄因感染細菌安息主懷的消息,心中感覺突然,因為幾天前還與他一同出席屯門良田村的福音盆菜宴,來叔還在會中分享他的見証。

本叔是新界原居民,來自荃灣三棟屋村,他在村中的輩份相當高,已故的流芳叔(陳流芳太平紳士)也要稱他為阿叔,所以我們鄉福大部份成員都稱他為「來叔」,有些後輩甚至稱他為叔公。來叔輩份高,但為人謙和,平易近人,一點架子也沒有。他當差多年,但很多人看不出他是一位曾經在警隊任職多年的男子漢,他的樣子近年看起來似一個傳道人多於一個警察。

來叔在許多同事朋友眼中似一個怪人!因為在未有廉政公署的那些年,他堅持不參與貪污,寧願被上司放逐去守水塘(一個有許多清水卻沒有油水的地方),他真心信靠主會供應他的一切需用,而神也從不虧待人,一生清廉的天來警長退休時榮獲一個「模範警察」的嘉許獎狀,神真的尊重那些尊重祂的人。

來叔退休後更加善用時間參與事奉,他是商人團契的活躍份子,亦是我們鄉福的核心成員,十多年來忠心擔任司庫一職,經常與我們走遍新界不同地區傳揚福音。

解讀來叔傳奇的一生,或許他的名字「天來」可以幫助我們。來叔具有「從天而來的力量」幫助他勝過貪污金錢的試探和誘惑。來叔先後幾次患了癌症及做了幾次手術,我們知道一次癌病也足以致命,但來叔經歷了「從天而來的醫治」。來叔是一個快樂人,常常喜樂地事奉,天天讚美主,帶著喜樂的心為主作見証,因為他擁有「從天而來的喜樂」。

來叔本身並不是天外來客,蒙福秘訣是他信靠了人類有史以來唯一的天外來客「耶穌基督」,主耶穌從'天上降生為人,在地上為罪人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成就救恩,成為人類的救主,也成為來叔的救主。從來叔的身上,我們看見「從天而來的恩典」。

十多年前,我和來叔因為主的福音而認識,神帶領我們走在一起成立「鄉村福音使命團」。我們在世上的道別也是在鄉福的活動,即剛過去三月廿六日的復活節福音盆菜宴,我在地上看見來叔最後一幕就是他為主作見証,這是何等珍貴,何等美麗的謝幕。

天來弟兄,你真的人如其名,因為你信靠了那位已經戰勝死亡,從死裡復活的主,所以你可以得著「從天而來的永生」。因為你在世上忠心跟隨和事奉主,你可以得著從主而來的嘉許和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