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雙城記之港滬交流 湛乃斌牧師

「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啟3:7)

上海與香港其實有很多地方都相似, 兩個都是海港, 都是非常著重商業的城巿, 也是很早接觸西方事物及文化的地方. 當空運事業尚未普及, 全球都是依靠海運的日子, 上海很自然成為中國對外的門戶, 無論是外國商人或宣教士, 通常乘船到中國, 都會在上海上岸. 在清末民初的時期, 上海有很多外國人管治的所謂租界地區, 而香港在清朝也成了英國的殖民地, 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由於國家實施關閉政策, 不與西方國家來往及經商, 上海作為對外的大門這個時期也關上了, 上海的關閉其實是益了香港. 由於私人的企業都要關門, 有很多上海商人及其他人才都跑到了香港, 由於情況愈來愈艱難, 大部份的西方宣教士亦把工場搬移到香港, 以香港作為新的宣教基地, 甚至連上海著名佈道家趙世光牧師也來了香港佈道, 在香港租用一間戲院連續舉辦一百天的佈道會, 向數以千計來自國內的難民佈道, 及成立靈糧堂的教會. 回顧歷史, 上海之「失」其實是香港之「得」, 上海的關閉提供了香港一個難得的發展機會, 無論在商業或教會都有很好的發展和增長.

當中國推動開放政策, 上海又可以大展身手, 再次成為中國非常重要的商業城巿. 教會方面, 中國基督教兩會的總部設於上海, 由此可見上海的重要性, 也見證了基督教在上海的歷史(江湖)地位.

是次港滬兩地教牧同工交流會, 我看見上海在硬件方面佔了很大的優勢, 由於上海地方大, 空間運用得比較好, 不像香港一個小小地方都盡量擺滿檯椅, 香港慶幸在軟件方面目前還有少許優勢, 上海目前有七十多間教會(官方登記的),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上海間間教會都是大教會, 因為上海的人口有二千多萬, 香港人口有七百多萬, 但香港教會數目卻有一千三百多間. 香港教會是多元化的教會, 有「大」「中」「細」及不同的宗派.

另外一個不同的地方, 國內並沒有所謂福音機構組織, 香港卻有數以百計的福音機構, (或且中國基督教兩會己經擔當了福音機構的角色), 我們看見國內全部事工都是由教會主導, 香港的福音事工則是百花齊放, 堂會主導部份事工, 不同的機構也主導很多不同的事工, 最後要提的是無論香港或上海, 教會都要面對都巿化帶來的同樣問題, 面對共同的牧養挑戰, 因此便把我們兩地同工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