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我的鄰舍 葉雲梅傳道

一個多月前, 家母意外弄傷手腕, 手腕及前臂要打上石膏, 我的家庭生活也起了變化:平日我的家務量由「少量」提升至「中量」, 也加增了買菜燒飯的「鍛鍊」, 而陪伴母親往醫院見醫生, 拆石膏後看跌打, 購買復康用品等事務也連綿不絕, 加上平日在教會的服侍, 有某些高難度的牧養需要, 教我每天睡前都有疲累之感。

家母平日是外向勤奮之人, 傷患期間, 許多事情她仍「一隻手都做得到」,這固然令我這旁人感到擔心, 怕她再弄傷, 但同時想到, 要她整天坐著不動, 又的確不合其性情。所以, 還是放手放心, 著她勿勉強自己, 適當時候要向身旁人求助。於是, 平日不甚願意料理家務的家父, 會幫忙協助, 確實值得表揚。神的恩典夠用, 母親的骨折傷患日漸好轉, 也為我及家人帶來安慰。

這個經歷令我想起近日在青少年主日學教授的「好撒瑪利亞人」比喻。誰是我的鄰舍呢?路加福音十:25-36所表達的, 是人際之間的關懷和愛心, 若是出於真誠, 就能突破種族、階級, 也能從看顧卑微者的行動, 直接反映出來。撒瑪利亞人心埵雪R, 是行動勝於口講(立刻察看傷者), 是細水長流勝過剎那激烈行動(包裹傷口、送傷者往客店休養, 更多付房租)。

撒瑪利亞人就是耶穌眼中, 真誠憐憫那個重傷者的鄰舍, 今天我們卻常有故事中的祭司和利未人的心態, 以為要照顧別人, 是單向式的付出, 會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卻忘記了鄰舍的需要, 願我們回轉, 常記得因主先愛我們, 用心察看鄰舍的需要, 並以行動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