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塔門堂金禧堂慶 湛乃斌牧師

「耶穌對他們說, 來跟從我, 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 他們就立刻捨了網, 跟從了他.」(馬可福音1:17-18)

感謝主的恩典, 我於五月廿一日獲邀出席中華完備救恩會塔門堂的建堂五十週年紀念感恩崇拜, 並於聚會中擔任講員, 至於我今次為何會獲得這個特別邀請, 原來背後也有一段故事, 我與湛師母於去年參加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主辦的聖地考察團, 與團友石志堅牧師夫婦開始熟落起來, 石牧師乃是中華完備救恩會的監督, 他知道我曾經在塔門居住過一段時間, 而且與中華完備救恩會塔門堂有一點淵源, 所以才有今次的邀請.

相信大家都知道, 我的家鄉是新界西貢大浪村, 由於我祖父湛濟平先生是一位中醫師, 他曾經在位於吐露港的塔門島行醫及開了一間藥材舖, 名為永生堂(與教會的名稱也很相似), 我於小學四年級時移居塔門與祖父一起居住, 並在塔門瓊林學校完成學業, 所以塔門也可以算得上是我的第二個鄉下.

塔門的居民大概一半是客家人, 另外一半是水上人(漁民). 塔門有一間教會(中華完備救恩會塔門堂), 參加聚會的主要是漁民, 記得有一年暑假我曾經與一班同學參加教會舉辦的電影晚會, 所以中華完備救恩會塔門堂是我生平第一間接觸的基督教教會, 也認識該堂的教牧同工黃師奶, 我在英國求學時信主及蒙召, 跟著返回香港進入中國神學研究院接受裝備, 我的祖父已經離世多年, 但我的祖母當時仍在世, 所以假期我也會回到塔門探望祖母, 當黃師奶知道我讀神學, 她於一年的新年邀請我在塔門堂的新春培靈佈道會擔任講員, 那次當我首次踏足塔門堂的講台, 我心中是非常感動的.

當我神學畢業後, 便忙於牧會的事奉, 祖母亦因行動不便而入了老人院, 我便很少回去塔門了, 當黃師奶安息主懷之後, 我也漸漸與塔門堂失去聯絡, 直到認識石志堅牧師, 我與中華完備救恩會再次拉上關係.

中華完備救恩會是來自五旬宗的背景, 早期服事的對象主要是水上人和漁民, 所以教會多數建立在近海的漁村, 到目前共有七間堂會, 我先後曾經到過三間堂會講道, 包括赤柱堂(幾年前的一次聖經主日), 大埔堂(今年的宣教主日), 及塔門堂, 由於香港社會的演變, 所有的漁民與艇戶都已經上岸定居, 完備救恩會佈道與服侍的對象已經不再局限於漁民了, 塔門堂近年也有一些轉變, 由於很多村民去了英國謀生, 或搬到巿區居住, 塔門的人口縮減, 所以塔門堂的會眾也縮減了.

石志堅牧師在感恩崇拜致詞時指出, 塔門堂已經有五十年的歷史, 教堂已經相當舊, 所以堂慶前進行一次大裝修, 也換了一個新的屋頂, 面對時代的轉變, 教會也需要轉型, 塔門堂除了繼續為會友提供聚會及牧養外, 也會開放給其他教會及機構使用, 作為退修或舉行令會等用途.

親愛的弟兄姊妹, 我今次站在塔門堂的講台, 回到自己第一間接觸的教會, 心中也是非常激動, 因為實在有很多難忘的回憶, 是次堂慶感恩崇拜也是我個人的感恩崇拜, 我今日成了何等樣人, 竟然可以事奉永活真神, 這是何等大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