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五個喪禮一個反省 葉雲梅傳道

2011年3月,我一共出席了五個喪禮,其中有三個是以基督教安息禮儀舉行,一個是基督教的「追思禮」, 另一個是華人道教傳統喪禮;其中有些是會友的至親家人離世,有些是會友朋友的親人離世。

與哀哭的人同哀哭,具體的實踐「同在的事奉」(Ministry of presence),除了對喪親者是支持和安慰, 亦是對生命的尊重, 所以, 我常提醒出席禮儀的弟兄姊妹,儘量不要在安息禮完結後, 親友仍在殯儀場所時, 熱烈歡樂地與相熟或久違的朋友打招呼和寒喧, 因這樣做, 除了跟安息禮或喪禮的普遍氣氛不配合之外, 未免失了與哀傷的人同行的意義。

經過這個月的頻密參與, 我吃了很多頓解慰/解穢飯(華人傳統思想認為死亡是不潔的, 但信耶穌的我們毋須用這字眼, 我們用「解慰飯」意思乃「開解及安慰」在世的親友)。我發現這是一個獨特而又別具意義的學習(這頓飯要配合當日火/土葬禮的時間), 明白到陪這些家人親友吃著檯上像飲宴般豐富的食物時, 真是百般滋味於心頭。

曾有一次我跟一席素未謀面的年輕人同檯吃解慰飯, 安排的人委託我試試開解一下他們。由於離世的人是未信主的,我想著想著, 邀請他們說說對亡者最深刻的印象, 最快樂的共同回憶, 年輕人就越說越起勁, 吃的東西也多起來了, 最後, 我戰競地總結:「那麼, 讓我們都記著他在生時的快樂時光, 讓這些成為他對我們的美好祝福吧。」老實說,  這說話未盡完善, 不過,我想到的只是這麼多了。

這麼一說時, 他們都寬慰地微笑了, 那刻,我感到這「同行的事奉」,是很值得投入進去, 當然,信主的我們明白死亡是短暫的分離, 而主耶穌的救贖的確勝過死亡, 但親友們真的需要一些願意同行的人協助他們渡過悲傷。

我也發現平安堂的弟兄姊妹樂意參與安息禮詩班, 出席禮儀及解慰宴, 這反映出我們願意活出愛,但願我們成為心靈強健的一群,願與哀哭的人的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