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悼岳父大人 湛乃斌牧師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 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不但賜給我, 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7-8)

岳父大人張烈弟兄於三月十四日早上安息主懷, 當天早上約六時三十分, 湛師母收到電話, 知道岳丈在家中被現失去知覺, 要送去瑪麗醫院進行急救, 我們立刻叫醒兒子, 一起乘的士前往醫院, 在急症室門外等候消息, 大概等了半個小時左右, 醫生出來告訴我們, 由於搶救無效, 岳丈已經離開世界, 跟著醫院的員工安排把岳丈的遺體放在一間房間, 讓我們輪流入去觀望, 看見岳丈很安祥的躺在那裡, 就好像睡著了一樣.

岳丈出身貧窮, 加上生於亂世, 他年紀很小(十多歲)便出來工作, 為了照顧家人, 他非常勤力作工, 他也曾經試過一人打三份工. 結婚後, 養了二子四女. 當岳母因病安息主懷, 他便要身兼母職, 把子女養育成人, 他生前非常孝順父母, 看顧子女, 疼愛兒孫, 也深得家人尊重愛戴.

至於信仰方面, 岳丈的子女先行信主, 跟著岳母在病中信主. 岳母的喪禮是用基督教儀式, 岳丈當時仍未信主, 但也同意讓岳母的喪禮採用基督教儀式. 岳丈的長女(湛師母)蒙神呼召入神學院進修神學, (她當時任職護士, 有一份穩定的收入), 岳丈雖然非常反對女兒讀神學, 卻親自送湛師母到長洲建道神學院入學. 我們知道老人家信主是比較困難, 但隨著愈來愈多子女信主, 子女結婚時都是在教堂行禮, 岳丈也愈來愈多機會接觸基督教的信仰, 當我們一家在英國宣教時(1987-1991), 岳丈也有前來探我們, 在我們家裡也住了一個多月, 每星期也跟我們返教會聚會.

神垂聽岳丈家人的禱告, 他終於歸信基督, 並於1992年12月20日在本堂接受水禮, (感謝主, 我有幸親手為岳丈大人施洗), 他在本堂參加聚會一段時間後, 他搬往海悅半島與湛師母的弟弟(張國安弟兄)居住, 他由於年事漸高, 行動漸漸不便, 所以改在居住附近的海怡半島浸信會聚會及參加該教會的長者團契, 近年湛師母逢星期三下午負責帶他返團契.

岳丈為人著重情義, 他對自己節儉, 但對別人非常慷慨, 當他知道教會的需要, 他也非常樂意奉獻, 所以今次喪禮收到的帛金, 家人決定全數以岳丈的名義奉獻給國際活泉基金會, 作為支持岳丈的樂捐精神及支持國內醫療項目.

我個人對岳丈最欣賞的就是他對親情的著重, 我大部份的親人都在英國, 所以每逢過年過節日, 我們一家都是與岳丈一起過節. 記得每年的年初一, 岳丈都會親自下廚為我們預備豐富的齋菜, 所以每年我們都有一次難得的機會品嘗岳丈親手弄的食物.

最後, 多謝弟兄姊妹抽空出席岳丈的安息禮拜及致送的帛金、花牌、慰問咭及代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