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關愛飯堂的感恩 湛乃斌牧師

「耶穌舉目看見許多人來, 就對腓力說, 我們從那裡買餅叫這些人吃呢, 他說這話, 是要試驗腓力, 他自己原知道要怎樣行.」(約翰福音6:5-6)

當我看見今次「關愛飯堂」十八場餐會及四場音樂會得以順利舉行, 我的心實在充滿感恩, 當我回想麥農理牧師決定要前來香港舉辦愛心飯堂, 他叫我在香港幫他負責籌備的工作, 因為他並不認識香港的教會和同工, 我的心彷彿有一塊大石壓在那裡, 我從來沒有攪過這樣大型的事工, 加上我要在醫院接受手術, 身體及精神狀態也欠佳, 真的是「何必偏偏選中我」. 神的回應就是「主的恩典在人的軟弱中更加顯得完全」.

我感謝主是次有「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的參與. 當我在「教新」一次董事會議中分享這個事工時, 總幹事胡志偉牧師表示「教新」可以幫助籌辦有關事工, 我心中那塊大石立刻輕省了很多, 當我打電話或把邀請信給一些前線的福音機構及一些教牧同工朋友, 他們亦表示願意參與, 連「尖沙咀街坊福利會」也願意與我們合辦, 兩天的餐會和減免禮堂的場租, 我心中那塊石就更加輕省.

當我收到麥牧師的通知, 他們在「北愛」已經收到有足夠的奉獻, 及看見他們一大班人平安抵步, 我心裡也進一步覺得輕省. 在「關愛飯堂」事工發布會看見有很多傳媒記者出席及熱烈的發問, 第二天報章都有刊登「關愛飯堂」的消息. (胡牧師指出以前本港有好些基督教的扶貧事工召開記者招待會, 很少記者前來採訪, 有採訪的也甚少刊登, 所以是次傳媒的反應是異常的熱烈). 當我看見有關的報導, 從心情沈重變得興奮起來.

跟著看見餐會一場一場的舉行, 北愛團隊(他們大部份都是上了年紀及退了休的義工)很友善及積極去服侍和接觸出席的嘉賓, 「俄羅斯」樂隊Leviticus 亦很落力的在餐會中演奏. 雖然大家有語言的隔膜及文化的差異, 但每場餐會都營造了很和諧的氣氛. 雖然餐會沒有講道的環節, 但我們相信神已經透過北愛信徒的愛心和行動對出席的朋友說話.

十八場餐會中有一場是特別場----午夜場, 由「飲食業福音團契」協辦, 接待從事飲食業工作的朋友, 這場稍為比較福音性, 除了「北愛」團隊的音樂、詩歌, 亦安排了兩位從事飲食業的信徒分享見証, 最後在呼召的時候, 竟然有四十多位朋友表示願意接受救主. 「飲福」預備送給決志者的禮物包也不夠派(因為沒有預計會有這麼多人會決志). 「關愛飯堂」能夠結出福音的果子, 這也是我們原先沒有想過的, 因為我們的心意只是想請人吃飯, 所以神給我們的真的是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願一切榮耀頌讚歸給我們的主, 也多謝「北愛」和「俄羅斯」弟兄姊妹是次愛心的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