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關愛飯堂」----來自北愛的關愛 湛乃斌牧師

「王要向那右邊的說, 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 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因為我餓了, 你們給我吃, 喝了, 你們給我喝.」(馬太福音25:34-35)

三十幾年前, 當我在英國曼徹斯特求學時, 一位北愛爾蘭人麥農理(Rev. Ronnie McCracken)牧師邀請基督教僑佈道會派人前往「北愛」協助他們向當地的華人傳福音.於是差會的總幹事王光霞姊妹叫我組織一支短宣隊在復活節假期前往「北愛」短宣, 麥牧師及他的教會負責我們短宣的全部費用. (包括來回機票, 及兩個星期的食宿), 麥牧師與他的教會兩位弟兄每天駕車及陪同我們探訪當地的華人餐館、外賣店及學生宿舍, 我們被麥牧師及「北愛」信徒的愛心深深感動, 我們也成了主內的好朋友, 這三十幾年我都與麥牧師一家有保持聯絡.

麥牧師起初牧會, 後來在一間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差會(Messianic Testimony)擔任推廣主任, 他近年亦曾經多次在不同地區(包括東歐, 俄羅斯, 以色列, 及埃塞俄比亞)舉辦愛筵(Love Café)的服侍. 由於他對華人的負擔, 所以他也很想前來香港作一些服侍, 他於七月前來香港視察, 我也有帶他參觀一些香港的福音機構, 探訪一些機構及教會的同工, 麥牧師決定於二零一一年帶隊前來香港服侍.

由於香港的同工並不認識麥牧師, 我很自然的便成為中間人及介紹人的角色.當我知道麥牧師真的要來的時候, 心中也有一些難處, 這段時間我適逢要在醫院接受手術, 手術後亦需要一段頗長時間來護理傷口, 我應該怎樣著手進行呢? 當我在香港教會更新運動一次董事會會議分享這個事工時, 總幹事胡志偉牧師表示他可以幫忙, 感謝主, 「教新」的參與無疑給了我莫大的支持. 當我發信邀請一些前線扶貧的福音機構及教牧同工, 也得到很好的回應, 願意參與是次愛筵事工.

在籌備會議中, 我們決定使用「關愛飯堂」這個名稱, 連續九天, 在港九新界不同地區舉辦十幾場餐會, 服侍對象包括低收入家庭、長者、傷健人仕, 及少數族裔群體等. 至於「北愛」方面, 麥牧師已經招募了廿幾位義工, 另外還邀請了五位俄羅斯音樂家(Leviticus樂隊)在餐會中演奏. 麥牧師亦邀請了華僑佈道會一位退休宣教士張堯勳牧師從英國前來協助. 除了十幾場餐會外, 我們還安排了幾場音樂會, 分別於1月8日下午五時三十分在救世軍九龍中央堂, 1月9日下午三時在尖沙咀街坊福利會禮堂, 1月11日晚上八時在土瓜灣浸信會, 1月13日晚上八時在宣道會元基堂.

據我個人印象所及, 在過去的日子, 香港與外國很多國家都有聯系及事工上的合作, 但甚少與北愛爾蘭的教會及信徒有所接觸. 今次「北愛」的信徒在香港與香港的信徒合作舉辦公開的活動, 可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回想三十幾年前, 麥牧師首次邀請華人信徒前往北愛短宣(經過幾年的努力, 北愛終於在貝爾法斯特Belfast成立華人基督徒團契, 後來再變成教會, 麥牧師亦被邀請擔任教會的顧問). 想不到三十幾年後的今天, 麥牧師竟然可以親自從北愛帶隊前來香港作一些愛心的服侍. 願主祝福及使用麥牧師與北愛團隊今次在港的關愛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