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我終於做了手術 湛乃斌牧師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 背負我們的痛苦…..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 為我們的罪孽壓傷,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 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4-5)

感謝主的恩典, 讓我於11月9日順利在伊利沙伯醫院接受了手術, 我上次於七月份進入醫院卻未能如期接受手術, 所以醫院給我安排了一個快期. (上次的期排了一年半, 今次的期只等了兩個月). 我於11月8日(星期一)早上入院, 量血壓, 驗血, 照心電圖, 照X光, 脫毛, 禁食, 所有接受手術前的步驟都做妥了, 由於有七月那次入院的經歷. (我稱上次入院為一次手術前的採排), 所以心理便有了更充份的準備.

11月9日(星期二)早上大約8時30分, 醫護人員通知我要換衣服準備入手術室, 於是便換上手術袍, 跟著睡在一張床上, 然後連人帶床被推到手術室, 跟著全身被麻醉, 不醒人事, 後來醒過來的時候, 已是11時30分左右, 稍為清醒後便被推回病房. 手術後那段時間, 由於麻醉孳的效應未過, 所以人仍是迷迷糊糊的, 到了晚飯的時候, 湛師母前來探我及餵飯給我吃, 吃飯之後, 覺得很不舒服, 結果把吃了的東西全部嘔吐出來, 到了11月10日(星期三)感到人稍為精神, 更可以進食, 到了下午, 醫護人員通知我可以出院. 直至黃昏, 師母前來醫院接我出院, 出院前, 我們還可以到另外一間病房探望黃笑儀姊妹的父親. 11月11日(星期四)我已經可以返工了.

做手術的時間雖然短, 但手術後的康復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由於漏管傷口的位置很深, 所以開刀的範圍便又深又闊, 傷口的癒合便需要更長的時間, 手術後每天都要到附近的診所洗傷口. 洗傷口這段日子, 我可以用「坐立不安」這四個字來形容自己的狀況, 因為坐的時候會壓住傷口, 對傷口的癒合不利, 亦會感覺不舒服, 唯有盡量站立, 但從早到晚站立, 雙腳又覺得很疲倦, 這段時間身體雖然仍有不舒服, 但感謝主的恩典夠用, 從出院到目前仍不需要吃醫院所提供的止痛藥.

親愛的弟兄姊妹, 手術前和手術後, 我得到很多弟兄姊妹的慰問及代禱, 有來自本堂的, 也有來自本堂以外的, 有來自本港的, 也有來自海外的, 在這裡衷心多謝大家的關懷和代禱, 也請大家為我傷口的癒合繼續禱告, 特別求主藉著今次的手術可以徹底根治我的漏管傷口問題, 這個病患不經不覺已經困擾我差不多有四年的時間, 長期病患幫助自己學習忍耐的功課, 作為牧者, 常常到醫院探望患病信徒, 現在有機會入院接受手術, 也給自己一個難得的體驗-----就是作為一個病人的體驗. 最近在基督教華僑佈道會一對宣教士的婚禮踫見一位主內的醫生朋友, 我告訴他自己已經做了手術, 他對我說, 「請放心, 到今年聖誕節你就會生生猛猛了.」聽了這位醫生弟兄的話, 我心裡說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