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牧者也疲憊 楊麗好姑娘

人患病去找醫生,但是,有誰關心醫生會否患病呢?醫生病了又去找誰呢?基督徒在屬靈上遇到低谷,生活中碰到挫折的時候,都會去找教牧傾談,期望從牧者那媕繸o力量。然而,有誰想到,牧者也會有疲憊的時候,他們又如何調整身心,重新得力呢?

近日因個人的家庭發生了疑似「家好月圓」的掙錢事件,最終有一位姊姊決定與我們「脫離」關係,從此不再往來。傷心難過之餘,為了讓下一代( 幾位姨甥 )不受長輩爭吵的影響,我積極維繫他/她們,不致讓下一代的關係因此疏離。另一方面,社會問題日多,基督徒也不能幸免於難,面對生活各方面帶來沉重的壓力,敏銳會友的需要,聆聽及扶助,乃是主僕人當盡的本份。

然而,雖擁有拯救失喪靈魂的熱情,個人承載生命的能力卻是有限。10月25日( 星期六 )出席「北宣」的「環球高峰領袖會議」途中因胃痛難耐,最終折返家中休息。10月26日( 星期日 )休息了一天,不單胃痛仍在,還有頭痛欲裂的情況。好不容易走到診所求醫,向醫生描述了病症,他簡單的回應﹕「情緒緊張」。之後,每隔一天在睡夢中出現後腦及頸痛,疼痛不斷折騰著,使我無法入睡。

於9月及10月份與多加團幾位姊妹出席了不同的講座,主題範圍有「人際相處」、「婚姻及家庭治療」、「情緒與壓力處理」等。出席這類講座的目的,一方面因為多加團不少婦女正面對上述問題的困擾,盼望藉社會資源幫助她們認識及評估個人的狀況,又能積極自助人生。另一方面,雖然兩個月的學習與「專業」仍有一大段距離,亦幫助我對情緒問題有多點認識,在牧養上可作簡單的評估和即時性的關顧。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竟是首個「受惠者」,面對身體出現的訊息,即時的「急救」方法,就是我該接受眼前的狀況及適時處理 — 找人傾訴。

牧者亦很需要有人傾聽、分享他們的經歷,聽眾對他們的關心會為他們帶來很大的鼓舞。有幾位在母會中一起成長的弟兄姊妹,他/她們一直是我的同行者,每當我心靈疲憊之時,他/她們總樂意開放家庭,預備心靈「呵護」我。另一方面,神學院同期的同學,雖然各自忙於教會工作,少有面對面傾談機會,仍保持網上聯絡,彼此分享經歷。傾訴對象,當然少不得是教牧同工,因為是最密切的屬靈戰友,互相交換作戰心得,彼此扶助,才能保護家園啊﹗而更重要的傾訴對象,當然是我們的天父。對每一個基督徒來說,與神同行的親密關係,就是重新得力的源頭﹕「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他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他。耶和華是他百姓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2878 )

願與弟兄姊妹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