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為我骨肉之親
湛乃斌牧師

「弟兄們,我心裡所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羅馬書10:1)

我於八月廿九日晚上出席「基督教華僑佈道會」在「中華基督教會鰂魚涌堂」舉行的異象分享會,當晚主要的分享講員是李華宣教士,分享的內容主要是介紹向留英中國留學生、學者的傳福音工作,當我聆聽李華姊妹的分享時,心中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想當年,自己也是「華僑佈道會」學生工作所結的果子,信主後,先後參與「百福華人基督徒團契」(Bradford CCF)及「曼徹斯特華人基督徒團契」(Manchester CCF) 的聚會和事奉,當年「華人團契」從事的主要是華人留學生的福音工作,及後我們一家於一九八七至一九九一年在英國宣教,主要是牧養「曼徹斯特華人基督教會」(Manchester Chinese Christian Church) (昔日的「華人團契」很多已經轉型成為「華人教會」)。但我們四年的宣教事奉對象起碼一半以上都是華人留學生。

雖然是似曾相識,但聽下去卻發現有很多轉變,在我求學的年代(七十年代),華人留學生主要來自香港、馬來西亞和星加坡,因為中國當時尚未對外開放,所以沒有中國大陸的學生前來英國留學。當我前往英國宣教(八十年代),中國開始開放,我們開始接觸到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大部份都是公費的,英國的華人教會也開始嘗試向這些留學生傳福音及開始國語的聚會或雙語的聚會。

從九十年代至今時今日,英國的華人學生組合很明顯起了很大的變化,香港及星馬的留學生日漸減少,(赴英的香港留學生減少相信是因為香港本地的大學數量增加、英國大學大幅增加學費及昂貴的生活費使港人卻步),中國的留學生卻在大幅增加,而且很多是私費的,(相信這些都是與中國近年經濟起飛有關。)

前在英國的學生福音工作,由於學生逗留的時間平均有三至四年,所以比較穩定,但現在來自國內的學生就讀的課程非常多元化,很多都是攻讀比較短期的課程,現在平均逗留的時間只是一年半載,流動性非常之大,現在的學生工作有一種逼切性,而栽培的工作也不容易,當然,同工方面,現在需要的是能夠操流利國語的同工,面對五萬多名來自國內的學生,「華僑佈道會」專責國語事工的同工只得三、四人,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們禱告,求主差派更多合適的同工前往英國的學生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