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訪京之行一二三
湛乃斌牧師

「弟兄們, 我心裡所願的, 向神所求的, 是要以色列人(同胞)得救.」(羅馬書10:1)

我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及總括「香港基督教中青年交流團」於今年五月份的訪京之行, 就是一二三, 「一」是指一國, 「二」是兩制, 「三」是指三互政策.

「一國」, 今次訪京之行無疑幫助我們一班教牧與機構同工對祖國有更多的認識, 特別是透過在「中華文化學院」三天的上課。隨著開放政策的推動, 近年經濟的增長, 我們看見中國多了一份自信, 在世界的舞台亦會有更多的參與, 為了發展經濟, 中國對鄰國盡量保持克制及爭取和平. 當然在「一國」的大前提下, 祖國對分列國家的台獨或藏獨運動則明顯有戒心. 作為一個中國人(或華人), 看見祖國日漸富強, 我們自然感到高興. 作為一個基督徒, 我們希望祖國能夠成為一個敬畏神及行公義的國家.

「兩制」, 為了幫助香港於一九九七年順利回歸祖國, 當時的國家領導人很有創意地提出「一國兩制」的方案, 我們看見祖國並沒有把社會主義的制度引進香港, 香港絕大部份的制度都維持現狀. 香港今年慶祝回歸十週年, 我們看見香港的教會仍然享有高度的自主與自由, 也是值得我們感恩的.

「三互」, 回歸前, 祖國對兩地的教會訂下了「三互政策」, 就是「互不遞屬」,「互不干涉」,「互相尊重」, 九七前, 有很多教會領袖都擔心, 祖國會把「三自」那一套模式在香港實施. 香港自從回歸以來, 祖國都是按這個「三互政策」辦事. 由於一些歷史及客觀環境的因素, 香港的資源在某些方面比較豐富, 特別是教會在社區服務的參與, 及神學教育方面, 如果可以的話, 香港的教會是非常樂意把這些經驗及專長與國內的教會分享.

是次訪京之行, 有兩句說話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句說話是「我們要把意識形態之爭放下」, 祖國在對宗教問題的看法, 近年已作了調節, 現在是採取一個務實的態度, 取代了以前對立鬥爭的態度, 負責講解宗教政策的講師指出國家已經接受了宗教會長期存在的事實, 宗教人士也是國家要取支持施政的群眾(對象).

另外一句說話是「依法施政」, 幾位講者都承認新中國自從執政以來也曾經犯過不少錯誤, 特別是建國早期. 祖國現在大力推行開放政策, 積極發展巿場經濟, 及與國際社會接軌, 中國不能走回頭路, 特別是不能回到像文革那種無法無天的混亂時代, 所以祖國現在非常強調「依法施政」. 親愛的弟兄姊妹, 祖國這廿多年來產了急劇的變化, 祖國對宗教的政策也不斷的作出修訂, 我們對祖國的看法也應該相應地作出修訂, 不能停留於幾十年前的看法.

最後我可以用「雖無新意, 但有誠意」來形容我自己訪京感受, 關於「一國兩制」與「三互政策」, 其實並不是什麼新東西, 我們從不同的渠道都曾經聽過了, 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看見國家的領導人是有誠意地把這些政策落實. 我們最怕的是「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國家領導人有誠意, 但地方的幹部亦需要加以配合. 由於祖國實在太大, 人的質素也參差, 我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國家中央的領導人有偉大的開放及開明的政見思想, 而地方基層官員及執法者卻是保守封閉及有法不依的這種矛盾現象, 把有誠意及良好的政策好好地落實是需要時間, 及很多禱告的支持和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