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家書
傷口又來了
湛乃斌牧師

「為這事, 我三次求過主, 叫這剌離開我, 他對我說,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 因為我的能力, 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8-9)

三月五日下午(我很清楚記得日期, 因為晚上有「愛華」的祈禱會), 我在教會工作的時候, 突然威覺舊傷口有些不妥, 原來再次穿了, 有血水流出來, 等血水流得七七八八, 便回家請師母幫忙把紗布貼在傷口上, 第二天趕快到廣華醫院洗傷口, 感謝主上次傷口癒合之後, 我仍然保留著那張醫生寫的洗傷口紙, 可以隨時去洗傷口, 毋須重新辦理手續。

是次舊患復發, 當然是一個打擊, 因為經過漫長的洗傷口時間, (上次總共洗了三十八天), 難得等到傷口癒合, 誰知現在傷口又來了, 不過自己也有少許心理準備, 因為醫護人員曾經說過這類的瘡和傷口是很麻煩的, 手尾比較長的, 而且有機會復發的。想不到它復發得這麼快, 傷口癒合只不過兩個多星期, 又再來過, 又要面對漫長的洗傷口日子。

幫我洗傷口的護士都有不同的見解, 有些認為是我的傷口生了肉牙, 有些認為是傷口有一條漏管, 上星期三(三月廿一日)覆診, 醫生告訴我, 傷口應該不是生肉牙或漏管的問題, 因為原本的傷口非常深(約有10cm長), 可能是上次洗傷口仍未把裡面的東西全部清除, 所以造成今次的復發, 既然如此, 現在只好繼續洗傷口, 和繼續把消毒紗布塞入傷口。

親愛的弟兄姊妹, 請繼續為我禱告, 當然我個人是非常渴望早日得到醫治, 身體可以早日康復, 不過醫護人員已經再三強調, 這一類的傷口是需要比較長的時間處理, 所以求主賜我忍耐, 繼續等候主醫治的時間, 求主幫助我透過身體上的軟弱而去經歷主更多的恩典。盧雲曾經用了「受創的醫治者」(Wounded healer), 這樣的一個名稱, 我相信作為牧者, 自己身經病患, 我們就愈能體恤別人的軟弱, 更能與同病相憐的人認同和同行。

月前有兩位朋友因病安息主懷(兩位都是肝癌), 一位是我在英國百福團契(Bradford CCF)時期認識的沈成光(John Sim)弟兄, 沈弟兄年前從英國來香港工幹時曾經參加過本堂的聚會, 另外一位是李健華牧師(前「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同工及「新福事工協會」總幹事), 我與李牧師有很多合作事奉的機會, 我最後一次與他見面是去年六月在「鄉村福音使命團」的第一屆執行委員會就職典禮暨福音餐會, 他以顧問的身份前來為我們祝福禱告, 他們兩位與我差不多的年紀, 也可以說是英年早逝, 他們都是熱心愛主和事主的基督徒, 兩位主內友好的離世, 也提醒自己生命的短暫, 讓我們好好珍惜神給我們的時間和機會, 多作主工和多結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