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體家書
神的愛
潘鮑慧晶姊妹

人生路上, 無可避免會有走過「死蔭幽谷」的時段, 當中一定經歷過痛苦、忍受、掙扎、尋找出路的苦況; 經歷過站起來, 又倒下, 再起來, 又再倒下……一年以來, 我對此過程有極深刻的體會。

2005年的下半年開始, 我因為遇上境而苦惱, 又因年紀已達「長者」的資格, 事實上亦確是進入年老體弱的階段, 身體紛紛出現老人的毛病, 於是內心發生不能自制的憂慮, 憂慮日益衰殘, 憂慮病苦, 憂慮成為殘廢的人。今年四月下旬患染腸胃炎之後, 屢醫不癒, 直至九月初才被確診為「腸胃焦慮症」。這病症使人常為小事大事掛慮, 而每有掛慮, 即出現腸胃不適, 而且失去自我控制能力, 不由自主地牽掛很多事情。這個病最可怕的影響, 是令我討厭自己的軟弱無能, 埋怨部分親友的不了解, 甚至感到神也鄙視我。然而, 神是愛, 祂永不丟棄我, 祂一路差派幾位弟兄姊妹給我安慰、支持與鼓勵, 又引領我找到適全的醫生治病。可是, 服藥三週雖確能助我大有進步, 但仍然未能盡解心中鬱結。

2006年10月29日是一個令我難忘的主日。陶華棟長老蒞臨講道, 他不認識我, 卻因讀到平安週刊8月份我的一篇「肢體家書」(湛牧師常把平安週刊寄給關心本堂的主內肢體, 陶長老是其中一位收刊物的人), 他知道我的腸胃有毛病, 特地帶來小半瓶保健藥丸, 交給比我早到的曾慶基弟兄轉送給我。在我的眼中, 瓶子不是只有小半分量的藥丸, 而是滿滿的盛載著主內肢體的愛。這是從神而來的愛:「我們應當彼此相愛, 因為愛是從神來的。」(約翰一書4:7)

主日崇拜後, 我向陶長老致謝, 並坐談一會, 道別後湛師母親切地垂詢近況。我坦誠告知仍未盡解心結, 她給予出自愛心的關懷, 也是「從神而來」的; 她還指導我不要中魔鬼的詭計, 因魔鬼懂得利用人的弱點, 叫被困於苦惱中的人懷疑神的愛, 其實神永遠不會丟棄祂的兒女。

願與面對壓力、挫敗、疾病的弟兄姊妹共勉, 特別與年長體弱的肢體共勉:我們是天父的兒女, 不論美醜, 不論長幼, 不論健壯或傷殘, 天父愛兒女如同珍寶, 因為神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