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分享
從父親學到的教訓
鄧美玲姑娘

父親在週五入院, 如期進行第二次化療。

父親表示第一次的治療身體沒有明顯的改善, 起碼沒有明顯的變壞就是不錯了。

今次是弟弟負責陪父親入院, 除了出門前我們三人一起同心禱告, 我按上一次的情況, 寫了一「守則」給他, 以確保事事順利。一個病人在重病下已經渾身不舒服, 能減輕可以減輕的苦惱, 乃親人唯一可效力的事情。

父親因淋巴腦擴散, 破壞了四節腰椎, 因而影響下肢經常麻痺, 久坐, 久站, 久臥皆不能。每從睡臥到坐起來, 更經歷一個多小時的痛苦掙扎, 所以他常常不敢睡。實在太睏倦了, 坐著入睡片刻, 又再醒過來, 因為坐著又怎能舒服? 頭、頸、身軀都不舒服嘛!

上次在醫院, 父親曾跌一跌, 院方就把他「監禁」在床上, 他腳痺難奈下, 就站在床上竭一竭, 險象橫生。院方發現了, 當然更嚴格監視他了。因為院方只求他不再跌, 不理會他的麻痺, 前者明顯是其責任, 後者總可以解說理由。於此點, 「守則」上作了一些提議: 讓父親坐在電視房「滴葯水」, 讓他時站、時坐皆可, 晚上按鐘通傳護士, 由護士看著他下床。弟兄姊妹們, 請代禱。

由於父親非常瘦弱, 晚上睡眠所用的?被很重, 壓著他不能轉身, 若拼命用力, 有時被子掉在地上, 他拾不了回床, 寒冷難耐。父親2004年膽囊炎時醫院曾改提供綿被, 今次卻不理會他的要求。「守則」中提醒弟弟要處理此事。弟兄姊妹們, 請代禱, 求主感動院方工作人員憐恤老弱病人的平常要求, 其實於他來說, 是一個大幫忙。

父親的手背全瘀黑, 可能因插血管時技術不夠好, 曾經血如泉湧, 停了又積成瘀血。父親因麻痺要求用熱水浸一浸腳, 又遭拒絕, 因為只有洗臉的盆子, 不供浸腳之用。「守則」中懇求借出暖水袋, 但願能被批准。求主工作。

弟兄姊妹, 多謝你們每一個禱告支持, 也謝謝實際上的每次幫忙。我父親第一次出院後, 每天仍堅持自助三餐(我們只協助了部份的預備工作), 每天到街上走一走, 鍛鍊身體, 每天洗澡……..

除了父親堅毅勤奮的性情外, 他能如此, 乃因他並非孤軍作戰, 有您的禱告與他同在, 搖動天父大能的手托著他!

亞伯拉罕將以撒獻在祭壇上, 顯示他因「信心」而帶動出了「順服」。(創22:1-12)把生活中的任何「損失」看作是還給神, 因為這些東西原本都屬於祂, 並且相信祂會供給我們一切的需要。(靈命日糧6月30日)

鬆開手交托表示順服神, 將原屬神之物還給祂----包括健康。

再一次多謝您與我同行此信心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