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分享
得勝的主活在我的生活中(上集)
鄧美玲姑娘

早已預知11月、12月十分忙碌:婚禮、喪禮、執事選舉、週年大會、聖誕節慶祝和佈道活動,籌備明年初的「不再一樣」門徒訓練,加上明年1月底前要搬家,大年初一正在1月29日,難度又再推高了。雖然心理作好近戰準備。因為明白客觀的明顯限制—體力和時間不足,早早祈求主帶領我,雖然未知後事實際如何,心中卻保持平靜安穩。

當然知道主是大有能力的,僕人的忠心卻不可因此而減少。我盤算需要1個月通知業主,11月初找到地方,12月初搬遷比較理想,以避開落入12月中或以後,根本無可能有喘息機會,惶論抽額外時間看地方,搬遷前後的收拾和整頓。可惜,事與願違,拜托同住的姊姊先作第一輪看地方,合乎條件的很少,她還安排了10天尼泊爾旅行,事就停了下來。因為對她來說,沒有特別忙碌的時段,又因為她不單未信主,且十分迷信風水、數字等,據以往經驗,找到再好的地方,若她不同意,也一樣告吹。因此,眼看最不願意看到的最劣拙的境況,即將會出現,避無可避。心中繼續仰望神,仍然平靜安穩。

誰知,雪上加霜是會出現的,還總發生在我的身上。浴室的地上,常有一灘水,抹了又有。姊姊吩咐我找業主處理。業主不理會。姊姊不交租金,業主才致電交涉交租問題,我告訴他: 租金一定會交,你要處理漏水的問題。他還是不肯回應,只說如有問題,他一力承擔。我提醒他,他有可能承擔不起後果,並告訴他一些保險常識與題問。

過了一些日子,他最後找了工程人員檢查並進行工程,惡夢開始了……..

第一天的工程,要鑿牆,換水喉……等,沙石亂飛,噪音震耳。姊姊一整天侍候,忍受噪音和污濁空氣,又要協助工程人員的需要。晚上離開後,收拾亂石紛飛的殘局,並且發現另一更怕人的問題:原來牆內有大量積水和白蟻。

第二天的工程由我當值,將牆磚補上,情況比第一天輕省得多,要還原成為可居住的環境,時間和體力的消耗,於我來說,仍十分艱難,但總算又過去了。

白蟻的問題,事關重大,姊姊惶惶不可終日,怕禍延我們的木質傢俱,又帶到將來的新居,災禍繼續發展……。業主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不太看重道理。這次,「利」的關係,他主動聯絡我們,要派滅白蟻的代理上來看看。

處理此事,也消耗精力。因姊姊和我,都要上班,父親年老,一來不放心陌生人入屋, 二來父親不記得按掣開門的步驟,不想勉強他學習,增加他的壓力。業主覺得這不能是一個理由,最後,我還是協助了他的要求。過了幾天,他又要求派第二間滅白蟻代理人上來看看環境。因上述的難處,我提議他待我們遷走後才處理。原來第一間代理報告說:情況極嚴重,不容押後。業主因其報價「貴」,故立找第二間。我同情事態嚴重,又勉強協助他。約定的日子時間,沒有人出現,原來代理公司忘記了。我仍然平靜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