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分享
向紅毛客宣教士致敬
湛乃斌牧師

「從前引導你們, 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 你們要想念他們, 效法他們的信心.」 (希伯來書13:7)

在「教會使命研討會」中, 講員Dr. Yamamori指出一個走勢, 就是基督徒的數量和教會的領導, 漸漸由西方轉移到其它地區. (像亞洲. 非洲和拉丁美洲), 差傳方面, 西方的宣教士數量漸漸在減少, 其它地區則在增加. 當我看見由「戴德生」所創辦的「海外基督使團」(前中國內地會), 將會首次由一位華人(馮浩鎏醫生)擔任國際主任, 正正印証了Dr. Yamamori的觀察和分析. 一方面, 我們為非西方的宣教力量冒起而覺得鼓舞, 當然我們也不要忘記西方宣教先賢所作的寶貴貢獻.

我於七十年代在英國透過「基督教華僑佈道會」的事工信主. 成長及蒙召. 記得當年「基督教華僑佈道會」只得幾位全職同工, 由於缺乏同工, 「基督教華僑佈道會」於是誠意邀請其他差會的宣教同工, 特別是「海外基督使團」的退休宣教士幫忙.

我參加「曼徹斯特華人基督徒團契」第一次的聚會(迎新晚會), 我第一位認識的成員就是「博復禮先生」(Mr. Alfred Bosshardt), 一位退休宣教士, 他曾經在中國宣教, 他是一位法裔英國人, 他在「曼徹斯特」出生, 退休後便回到曼城定居, 他在中國宣教時期, 曾經被賀龍將軍的部隊綁架, 被逼參與「長征」的行列, 獲釋後, 他曾經把這些經歷寫進兩本書裡 (“The Restraining Hand” 和“The Guiding Hand”).後來竟然有人把他的書拙要在中國出了中文版. 由於這個特殊經歷, 有好幾位中國駐英領使專誠到曼城拜訪他, 英國的BBC電台亦給他做了幾次的專訪, 其中一次專訪就是適逢我在曼城宣教牧會期間, 攝製隊亦有拍攝我們崇拜聚會的情況, 當然, 我對Mr. Alfred Bosshardt最難忘的印象, 就是他對「中國」的那份熱愛, 他每次在崇拜聚會公禱的
時間, 都從不間斷地為中國禱告.

另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宣教士及恩師是李亞農牧師(Rev. Arnold Lea) 他從香港事奉退休返回英國, 王光霞姊妹邀請他擔任她的個人顧問(personal advisor), 當我與另外兩位弟兄參加「華僑佈道會」的宣教實習, 那年, 王姊妹特別安排李亞農牧師擔任我們的聖經導師, 每星期有兩天跟他上課, 他的屬靈風度及胸襟, 也影響了我們的成長.

最後要提的是姚陪華牧師(Rev. Stanley Rowe), 他真的是一位永不言休的宣教士, 我第一次認識他是在歐洲的暑期短宣, 他已經一把年紀, 滿頭白髮, 但仍然與我們一班年青信徒前往歐洲傳揚福音, 每次吃完飯後, 他是第一位衝入廚房幫手洗碗! 我聽過他一次在英國探訪華人的經歷, 由於他以前在中國宣教時主要工場是客家地區, 所以他能夠說流利的客家話. 而很多在英國生活的華僑都是來自新界的客家人, 他們看見這位貌似外國人, 但又會說客家話的老人家, 便好奇地問他究竟是什麼客. (因為客家都有好幾種), 他用客家話回答說:「我是紅毛客.」

(備註: 香港的新界人一般把西人, 特別是英國人統稱為「紅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