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分享
華僑佈道會與我
湛乃斌牧師

十一月份是本堂差傳月, 讓我們有機會把焦點放在差傳事工方面, 最近在「香港教會更新運動」主辦的「教會使命研討會」中, 大會講員Dr. Yamamori提醒香港的教會要“Think Global and Art Local”一方面要胸懷普世, 有廣潤的視野, 同時又要做好本份的工作, 植根本土, 我們所領受的是一個整全的使命, 我們傳揚是一個整全的福音, 洛桑運動的精神就是讓全教會把整全的福音傳給全人類.(The Whole Church taking the Whole Gospel to the Whole World.)

最近適逢「基督教華僑佈道會」的國際董事會(International Courcil)前來香港舉行研討會及異象分享會, 我被邀請在異象分享會作見証, 分享我於七十年代在英國的屬靈經歷, 在預備的過程中, 也勾起了很多珍貴的回憶: 早期在英國的華人團契或查經班, 大部份都是透過「華僑佈道會」的幫助而成立, 我於七十年代初透過「百福華人基督徒團契」(Bradford Chinese Christian Fellowwship)信主, 信主約壹年後轉到「曼徹斯特」升學, 順理成章地加入「曼徹斯特華人基督教團契」, 這兩個團契後來都演變成教會.

「華僑佈道會」七十年代並沒有很多全職同工, 大部份的華人團契也沒有自己的全職同工, 大部份的華人團契也沒有自己的全職同工, 所以「華僑佈道會」非常著重信徒的培育, 我於七十年代便參加了很多令會, 令會有很好的講員, 節目也安排得很豐富, 靈命自然也得著很大激勵, 因為我經常參加這些令會, 所以當年曾經被人封了「令會王」(Conference King). 這樣的一個綽號, 同時亦認識了很多來自不同地區的信徒, 甚中亦有不少朋友至今仍有保持聯絡.

由於「華僑佈道會」的同工數目不多, 便在假期招募一些留學生信徒參與短宣事奉, 我曾經參加兩次的暑期歐洲短宣(Summer Mission to Europe). 這些短宣體驗提供機會給我們學習事奉, 當年的短宣隊員中亦有好幾位後來走上了全職事奉的道路. 我難忘的經歷是被「華僑佈道會」總幹事王光霞姊妹邀請我帶一支短宣隊在復活節假期前往北愛爾蘭從事探訪開荒的工作. (想當年北愛貝爾法斯特Belfast這個地方常常有炸彈的新聞, 我們幾位年青人當時卻不識得驚). 由於當地有一位非常愛華人的愛爾蘭牧師(Rev. Ronnie McCracken) 他給我們訂了機票, 免費招呼我們食宿, 及天天駕車陪我們探訪, 他對華人那份愛心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當我在英國完成學業, 王光霞姊姊邀請我及另外兩位弟兄參與「華僑佈道會」一年的實習, 幫助我們更加確定神在我們身上的旨意, 如果別人問及我的屬靈根源(Spiritual root), 我會毫不猶疑的回答, 我屬靈的根源就是「基督教華僑佈道會」(CO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