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崇與我-尋求神的滿足 吳家芝執事

「人出去作工,勞碌直到晚上。」到晚上,您會如何渡過才滿足?

早十多年前,愛在放工、放學後,約會知已舊友,到食肆坐下便談過不停,話題扯東扯西,希望舒緩日間的忙碌與緊張。老實說,見面時如何與高采烈,分散後也回到身心疲中。

時至今日,放工後的街道上,每個人的手提電話,不停撥號,一個接一個,要找到對象聊一聊才安心。但談話中滿是對第三者的批評與責備,正激增內裡的納悶。回到家裡,也許電視節目與廣告,可能叫人暫時忘記不快,其他誇張的劇情及扭曲的人生觀,使人更加落寞,逃避面對現實!

反而愛上參加神學院為信徒而設的夜間課程,課室內的每一位包括講師都共同的身份─「蒙神愛眷的兒女」,我們再不是在壓力下求存,而是在神的愛裡追求靈命進步。晚上聽著神的道,心裡平靜安穩,力量、安慰也臨到。上課完畢,離去時有如補充了日間所消耗的體力一般,身心靈滿足,不再憂愁!

去年九月得悉公司要將我裁員的晚上,失落地返到神學院上堂,課題竟是「面對危機」,原本晚上是要叫自己得力量面對明天。活在廿一世紀的香港裡,實在有很多人因忙碌及壓力而活在不滿足的狀況中─我們也許是其中一份子。「人出去作工,勞碌直到?上。」在週末的疲憊裡,人從何得滿足?得力量?有否想到本堂晚崇的開設,也可為神賜福繁華都市人的管道?

「因他使心奡鷐}的人得以滿足,使心堸妥鱆漱H得飽美物。」首先,願聖靈教導我們日日都渴慕神 ,叫神得著我們的心而滿足,我們也從神得著神真正的滿足。然後讓我們極力邀請所認識的人,帶到神面前,得著真正的滿足。

傳福音是信徒的使命(工作),「早晨要撒你的種,晚上也不要歇你的手,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樣發旺;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許兩樣都好。」讓我們都忠心為主作工,或在早崇、或在午崇、或在晚崇,主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