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遠短宣分享 關肇麟執事

5 月 1 5 日,我未能和大家一齊返崇拜,因為正隨短宣隊在清遠工作。不過我們依然有同步和香港的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大家有沒有參與當日 3-5 pm 的『全球禱告日』活動?在太平鎮教會中,差不多有 40 多位國內、香港的肢體,同步﹝ 3-5 pm ﹞為該社區祈求,也為自己認罪禱告。天氣非常悶熱,我作為其中一個主持人,有點被『熔解』的
感覺。另一方面,國內的肢體亦不太習慣為這樣多而闊的課題禱告,他們傾向多為自己的疾病、家庭禱告。不過,大多數肢體都忍受著炎熱潮濕,留守至祈禱會結束。

期間我們進行了一次非常非常簡單的『行區』,肢體們 3-4 人一組,在太平鎮四處走動約 20 分鐘,為這個社區所見所聞禱告。自從多間大型工廠在太平鎮附近設廠後,一些大城市出現的問題漸漸顯露,例如人流複雜、治安變壞、賭風盛行、少年人『蒲』網吧以致出現『豔舞』表演等。弟兄姊妹的挑戰越來越大,需要更多更多的代禱。但願熱心和轉變,會臨到這個小鎮和教會。

順帶一提祈禱會當日的一件『小事』:當日我們全程都有人為我們『煲冬瓜』, 替我們擔任普通話傳譯。她是一位在深圳居住的姊妹,透過香港的朋友認識我們的工作,於是報名參加短宣隊。對於我這一間『普通話有限公司』而言,實在是奇妙又合時的配搭。

接下來一天﹝ 5 月 16 日﹞還有一件『小事』。當日我們陪同太平鎮教會弟兄姊妹到年豐探訪。話說有一戶農民,年老的丈夫討了一個 越南籍 太太回來﹝當然,這類異地
婚姻有可能涉及『買賣』成份﹞,生下兩個孩子,後來丈夫患病去世,留下妻子兒女。
去年年初我和家聰到年豐探訪他們,發現人去樓空﹝??不知道空不空,只見門戶緊閉﹞。校長告訴我們,那位 越南籍 太太可能帶著兩個小朋友﹝初小程度﹞到鄰近村落,也許會另嫁別人,這是當地農村常見的情況。

當時想:小朋友的將來怎麼辦?

一年多之後,這位 越南籍 太太和兩個小朋友原來已經回來了。我還是首次和兩個小朋友見面,一男一女,很活潑精靈。這位女士原來懂當地鄉音,鄧傳道和她可以盡情對話。言談間,鄧傳道當然不忘向她傳福音。追問之下,原來她在越南亦曾聽聞福音,父母亦是基督徒!可惜她現時﹝可能信心動搖,還是信的不清楚﹞跟村中父老一起上香拜偶像。

當日逗留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回港後我經常想起她們一家三口。我想:由越南到中國農村,再帶著兩個孩子四處飄泊一段日子,兜兜轉轉,上帝把她帶回同一個起點:弟兄姊妹的面前。是她逃不出三一神的慈繩愛索﹝何西阿書 11 章: 4 ﹞?是大牧人出手,要搶回這一隻走失的羊?

我默默為他們一家禱告,希望這位女士和她的兒女,不需再四處飄泊,可以紮根在永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