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父親 湛乃斌牧師

3 月 7 日凌晨收到弟弟從蘇格蘭的來電通知我們父親剛於星期日晚上 ( 英國時間 ) 在醫院安息主懷了。收到消息後 , 跟著便要安排前往蘇格蘭奔喪事宜 , 首先要解決的是購買機票的問題 , 因為要盡快啟程 , 加上是接近復活節的假期 , 因此好幾間航空 公司 , 特別是回程方面都很難訂到機位 , 感謝主的恩典 , 也謝謝陸光偉執事的幫忙 , 正當我於 3 月 7 日下午五時在某航空公司辦事處要購買一張單程機票時 , 便收到師母的電話通知我陸光偉弟兄終於幫我們找到有回程的機票 (3 月 8 日晚上啟程 , 3 月 17 日回程 ), 可以趕得及回來負責 3 月 20 日的講道。神的預備真的非常奇妙 , 讓我有足夠時間於 3 月 8 日預備父親安息禮拜的程序表及述史資料。

我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自己與父親的情況 , 就是「聚少離多」。我年幼的時候 , 父親便去了英國謀生 , 所以童年時代的我 , 對父親有點陌生 , 雖然後來我前往英國讀書 , 但是卻不與父親一起居住 , 只在較長的假期才有機會去探候他。當我大學畢業時 , 他遠道從蘇格蘭到曼徹斯特來觀禮。

父親與我相處比較長的日子是當我們在曼徹斯特宣教的時候 , 他與我們一起 住了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 , 那段日子 , 他可以做一些他喜歡的事 , 像在花園裡剪草及種植 , 幫忙煮東西吃 , 與孫兒玩耍等。在這段時間 , 他亦開始跟我們返教會聚會 , 參加英國北部的春令會 , 當一班來自香港的藝人前來曼城主領佈道會時 , 他也樂意為他們預備膳食 , 當我們參加基督教華僑佈道會的同工退修營 , 他也樂意在營中預備膳食 , 我相信這段日子是父親最多接觸信徒及福音的日子 , 也是他有機會參與服侍的日子。

三年前 , 父親首次中風 , 在住院期間 , 我邀請格拉斯哥華人教會的潘志權牧師前來探訪他 , 向他傳福音及為他禱告 , 當父親的健康日走下坡時 , 是他看到自己的有限和軟弱的時候 , 亦是他學習依靠主的時候 ; 去年暑假我們一家前往蘇格蘭去探他 , 那時父親由於是第二次中風而入住了一間護老院 , 我們每天在護老院陪伴他 , 唱詩歌、讀聖經給他聽及為他禱告 , 父親雖然不能用話語來表達 , 但我們都感受得到他很珍惜我們與他一起的時間 , 事實上 , 這段時間也是我與父親在地上最後一段相處的時刻。

親愛的弟兄姊妹 , 我與父親在世上真的是聚少離多 , 為了生活 , 父親長年在外國工作及生活 , 為了事奉 , 我從英國回到香港 , 長年兩地相隔 , 感到安慰的是 : 父親晚年在病中信主。雖然我們以前是聚少離多 , 但我相信 , 按著主的應許 , 我們將來在天家是永遠相聚的。在此也謝謝大家的慰問、致送的安慰咭、帛金及代禱等。謹代表家人
向大家致以衷心的感謝 , 也願主報答您們的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