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何永森弟兄 湛乃斌牧師

「 …. 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 , 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 」 ( 馬太福音 25:40)

二月九日 ( 年初一 ) 早上收到何永森弟兄包租公的電話 , 轉告醫院的來電說何伯的病情已經進入危急的情況 , 最後何伯於當天早上七時左右安息主懷 .

何永森弟兄於幾年前透過暑期的福音電影雙週接觸本堂 , 在看完福音 電影後 , 陪談的肢體問他是否願意信主 , 他表示願意 , 跟著便定期出席本堂的主日崇拜 . 當本堂成立迦勒 ( 長者 ) 團契 , 他亦經常出席團契的聚會 , 大概兩年前 , 何伯突然停止前來聚會 . 有一次我在街上遇見他 , 問他為什麼最近沒有返教會 , 他告訴我由於他的腳患 , 現在每天都要到馬會診所洗腳 ( 浸藥水 ), 所以不能參加聚會 .

兩個月前 , 何伯的包租公通知我何伯因為跌倒入了醫院 , 包租公也是 一位基督徒 , 從何伯口中得知道他曾經返過我們的教會 , 於是包租公便嘗試聯絡我們 . 由於何伯在香港完全沒有任何親人 , 所以希望我們去探望他 . 於是我便去探候他 , 之後 , 也邀請了迦勒團契的弟兄一同去探望他 , 很明顯每次 看見他的情況就是愈來愈差了 , 但每次問及他的信仰 , 他都是很堅定的說 依靠主 .

何伯給我第一個印象就是他的皮膚相當黑 , 可能是由於他多年來從事建築的工作 , 常常給陽光曝曬 , 亦有可能是由於他的長期糖尿病和腎病 , 影響他的血 , 繼而影響他的膚色 . 迦勒團契聚會之後 , 有午飯的預備 , 吃飯的時候我多數坐在何伯旁邊 , 與他談天 , 每當打開建築的話題 , 何伯就非常精神及健談 , 有關建築工程的問題 , 他都非常樂意解答 , 每當提及香港某些大廈建築物 , 他就會很高興地指出他也曾經有份參與建造的 . 香港有今日的繁榮 , 背後有很多像何伯這些所謂小人物作出了他們的寶貴貢獻 .

何伯雖然無親無故 , 加上長期的身體病患 , 但他並沒有怨天尤人 , 我相信何伯在教會的日子 , 特別是在參加迦勒團契那段的日子 , 他經歷到主的愛及一種家的溫暖 , 當他因為要長期洗腳而不能返教會時 , 在街上遇見他時他總是表達一種歉意 . 今次何伯入院 , 當他的包租公問及他想通知什麼人時 , 他很自然就想起教會的牧者 , 看見何伯在醫院的日子 , 他都是堅定地依靠主 , 我們心裡也得到很大的安慰 .